企业管理类院校排名
位置: 首頁 > 娛樂 > 娛樂 > 正文
閱文尋找IP“最優解”
來源:       時間:2020/1/14 18:08:11     
閱文集團正在和調整期的影視產業建立交流通道,這包括IP作品和影視公司更精準的匹配和定制化的生產。也包括在以投資合作的方式進入下游,在制作和宣傳環節參與IP改編。 

閱文集團正在和調整期的影視產業建立交流通道,這包括IP作品和影視公司更精準的匹配和定制化的生產。也包括在以投資合作的方式進入下游,在制作和宣傳環節參與IP改編。

  文娛市場整體降速的2019年,閱文集團上半年實現了同比30%的收入增長。在沒有因水位下降而業務虧損的前提下,閱文集團正在嘗試深化IP和生產商的連接。閱文的實踐影響著IP市場的格局,而IP體系的重構將定義閱文最終的產業角色。

  對閱文而言,外部市場在2019年實現了新的整合。寒冬帶來的是影視生產要素的重新分配,泡沫的消散則讓影視公司對IP的認識回歸理性。IP正建立在更多的試錯經驗上,國漫、影視和游戲等內容形式在成為IP更成熟的載體。

  閱文在生產端試圖創造一個更主流化,同時面向年輕市場的網文平臺。在經典的玄幻、仙俠題材大類上進行多元化的拓展,并繼續發展女頻作品。在作品之外,社區化的建構和互動玩法有助于沉淀流量,并且吸引年輕用戶。

  這兩者在2019年形成合力。調整期的影視產業和面向C端的閱文集團正在打通交流的通道,IP作品和影視公司試圖更精準的匹配并實現定制化的生產。而閱文也在以投資合作的方式進入下游產業,在制作和宣傳環節把控IP改編的軌跡。

11.jpg

  “好戲將至”2020閱文原創文學IP沙龍

  新的連接意味著建立體系的可能。2020閱文原創文學IP沙龍上,閱文集團副總裁張威對閱文的目標進行了一個具象的表達:“我們在未來的長遠領域里可以產生出更多的《慶余年》。”

  男頻IP的V字回歸

  劇集是閱文IP重要的輸出形式,而《慶余年》和《全職高手》在2019年的成功證明了男頻網文IP的價值。

  在IP泡沫最盛的幾年,市場曾相信只要是“大網文IP+流量明星”就能獲得成功。2018年,幾部男頻IP改編作品收視不佳,市場對男頻IP信心也開始下落。一種觀點認為,男頻爽文敘事模式單一,難以滿足女性為主的劇集用戶。某熱播劇的制片人曾表示,男頻IP不如女頻IP那樣適合改編成劇集。

  《慶余年》和《全職高手》的成功糾正了這些看法。過往男頻IP改編的不成功更多是泡沫的結果,市場對于IP和流量都過于迷信,而忽視了制作本身。《全職高手》制片人楊曉培曾認為,IP作為文本形式和市場加持的價值并沒有消失,只不過前幾年一些不尊重影視規律的改編行為加速了IP市場的內在消耗。

  泡沫之后,市場的不理性行為在減少,影視行業也逐漸建立起對IP篩選和的改編方法論。。在這個前提下,男頻IP的價值被重新發現。今年成功的IP劇都擁有不錯的制作班底,《全職高手》由操盤過多部頭部劇集的檸萌影業出品,楊曉培在過去幾年摸索出一套選擇和改編IP的方法,并有一套工業化的制作理念。

12.jpg

  閱文集團副總裁張威

  《慶余年》的成功則被外界和編劇王倦聯系在一起。王倦的名聲從2013年豆瓣8.8分的《舞樂傳奇》開始積累,在用文本和年輕一代對話時幾乎從未失手。《慶余年》延續了他的改編邏輯,在保留故事內核和人物特質的情況下,以適合影視的形式呈顯文本。

  客觀來看,男頻IP的一些特征確實為影視劇改編帶來了門檻。張威在這次IP沙龍上提到這點:“我們是有好的故事,但是我們也需要懂故事、年輕人的編劇和制作班底把這些點挖掘出來。”

  而前幾年對IP的狂熱實驗起到了市場篩選得作用。對于如何選擇IP,如何改編IP,影視公司有了更清楚的認識。這讓男頻IP的改編建立在更理性的行業基礎上。閱文集團聯席CEO吳文輝將《慶余年》看作分水嶺,認為這部劇集標志著男頻影視劇邁入了精品化階段。

  2019年的精品化作品向市場證明,男頻IP仍然有著沖破圈層的巨大影響力。正如吳文輝所說:“漫威的超級英雄,本質上就是以男性角色為核心進行的受眾破圈,男頻IP上具有全球空間和想象力。”

  另一方面,中國文娛市場也在為IP提供了更多元的載體。國漫市場還在增長,日本的動漫建構在成熟的輕文學傳統上,而網文有機會在中國扮演后者的角色。游戲市場則需要進行內容創新,武俠游戲曾經是上一代玩家的回憶,網文被一些制作人視為吸引新一代玩家IP基礎。

  男頻網文世界觀宏大,想象瑰麗,動漫和游戲某種程度上更容易實現網文世界的還原。這些內容還能以低于影視作品得成本進行市場檢測。2019年的幾部熱播劇集《全職高手》和《從前有座靈劍山》,此前就都有市場反饋不錯的動漫作品。

  連接用戶

  在IP生產端,閱文正在通過內容更新來連接變化的用戶市場。

  這包括新品類的探索。在成熟的文娛市場,大眾對于類型需求不斷更新。美國的西部片和科幻片,就被電影學者認為是對同一母題的外殼轉換。在早期的玄幻、穿越、修仙題材獲取了用戶后,閱文也新增了大量二次元、西方奇幻、科幻題材的作品,這些類型是近年來受年輕用戶關注的類型。

  今年閱文的王牌作品《詭秘之主》就屬于西方奇幻,小說摻雜了克蘇魯風格、第一次工業革命和蒸汽朋克元素。這種題材在以往的網文作品中并不多見,卻在起點中文網上打破了多項閱讀記錄,是僅有的5本獲得閱文榮耀5星的作品之一。

 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方向是現實主義的探索。2019年閱文集團舉辦的第三屆現實主義網絡文學征文大賽里,共有10200位作者參與征文比賽,相比上一屆增長了32.5%。前兩屆獲獎作品已有8部出版紙質書,6部簽約影視版權。

  出現在這次沙龍的《上海繁華》是閱文現實主義作品的代表之一,小說講述了小鎮青年王一元來到大上海來尋求建立事業的故事。這部作品有著一定的自傳性質,作者大地風車在上海生活了13年,但發現描寫上海外地人的小說很少,于是開啟了這部小說的寫作。

14.jpg

  除了這些男頻作品,閱文在女頻上也有著可觀的內容儲備。閱文集團旗下有六大女頻網站,據張威介紹,閱文女頻的作家數量是其他平臺的三倍,而付費數據過萬的作者是其他平臺的十倍。此前旗下女頻作品已經被改編為《瑯琊榜》、《扶搖》等影視作品,不過張威仍然把閱文的女頻看作亟待開采的資源庫。

  這次IP沙龍現場推介的《重生之藥香》,顯示出閱文的女頻的多樣性。小說講述顧十八娘成為一代制藥大家的故事。這部作品在對三位男性角色和女主感情的設置外,還對中醫藥工藝的有較細致的呈現。這種視角在影視作品中也比較少見。

15.jpg

  這些類型的更新顯示,在早期依靠區別于主流出版小說的品類打開閱讀市場后,網文正在生產愈加多元化的內容,這意味更大范圍的圈層融合。網文的興起,實際上是延續了晚清民國以來的連載通俗文學傳統,閱文作品早期有獵奇小眾的地方,但現在正在愈來愈接近主流市場的口味。

  為了吸引用戶,除了內容更新外,閱文同時也在做閱讀形式的創新。2018年閱文推出了以章為單位的本章說和以段為單位的段評,讀者可以對每一段、每一章進行評論,相當于“閱讀彈幕”。

  據南方周末報道,閱文編輯最初擔心“段評”會影響閱讀的流暢性,但后來發現,網文每天的更新量對書粉來說“不夠看”,“彈幕”能起到讓用戶回味的作用,無形中增加了社區的UGC內容。如今很多段落的評論都能達到99+(相當于微信公眾號文章閱讀數的10萬+)。互動的氛圍也有助于商業化變現。據吳文輝介紹,段評用戶的付費率與沉默用戶相比提高了10%。

  與視頻“彈幕”不同,網文“彈幕”會顯示發表者的ID,這推動著社區氛圍的形成。閱文還通過“興趣社交”功能形成了書友圈、角色圈等用戶社區,目前已經有平臺級別興趣圈361個,最大興趣圈有近30萬用戶。

  進入產業

  經歷了2019年IP市場的洗牌,面向C端的閱文正試圖和調整后的影視市場做更深入的連接。

  作為IP源頭,閱文希望將自己的數據更清晰地展現給IP采買方。根據這次沙龍透露的信息,閱文未來會發布平臺大神指數,用戶可以一目了然地了解歷年閱文平臺上頭部作者的發展情況,看到整個平臺題材和大神作家的發展趨勢。

16.jpg

  閱文集團副總裁張威和與會作家合影

  這體現出閱文IP開發思路的深化。過去幾年的影視市場已經形成了相對穩定的競爭格局,閱文希望能和主要的制作方建立更緊密的聯系。上一年里閱文已經和頭部影視公司建立了溝通管道,未來還會和視頻平臺開展周期性的面對面推介會。

  建立制作公司和平臺的固定通道后,IP的合作可以更加前置,甚至變成定制化的生產。據張威介紹,影視公司越來越需要面向年輕觀眾的創作者,而閱文正好有大量作者在按年輕人喜好創作,閱文未來會讓這些作者跟影視公司達成連續合作:“我們可以將作家標簽化,讓他們為公司進行作品的類比和反向定制。”

  這意味進一步消除IP生產方和采買方的信息不對稱。以往是影視公司在已被生產的網文IP中尋找劇本,現在IP生產的定制化可以讓網文一開始就面向影視市場的需求。

  貼合這些變化的是這次沙龍發布的1551計劃。據介紹,2020年閱文將輸出100部高性價比的精品IP作品,性價比包括了品質、契合度和價格;將為影視公司提供50位影視化作者,提供定制化創作;將舉辦50場精選私享會,貼合用戶需求推薦作品;將為10家深度合作伙伴提供宣傳、開發和投資等服務。

  閱文集團副總裁張威發布好戲將至“1551”計劃

  更深層次的變化是,在2019年,閱文正成為IP開發的生產要素之一。2018年,閱文以155億收購新麗100%股權。“收購新麗傳媒對閱文集團來說,是一個能將自身內容實力向下游延展的稀缺機會,使閱文能夠進一步深入 IP 價值鏈。” 吳文輝認為這起交易將幫助閱文親身參與下游產業。

  對新麗的收購,意味著閱文能夠更順利地進入制作和宣發環節,在這些環節中,閱文目前的核心是保證改編時原著的還原度,以及宣傳期書粉和影視觀眾的聯動。隨著與新麗傳媒深入整合,吳文輝認為閱文和制作公司的聯動會確保“IP價值始終被提升而不是被消耗。”

  《慶余年》是這種新生產模式的第一個樣本。在制作周期內,閱文通過組織書粉提前觀影、聯動原著作者與改編團隊等方式來保證原著還原度;在宣發期間,閱文通過書影聯動進行多場景營銷,推動書影熱度互相影響。

  下游的拓展有兩層意義,對閱文而言,這意味著更大的商業想象力和更多層次的變現方式。對整體的IP開發市場,IP源頭的介入將有助于打通原著和IP改編形式的聯系,幫助IP改編更好地還原原著。從這層關系來看,閱文的最優解也會是IP市場的最優解。

責任編輯:小七

【字號 】 【打印】 【關閉
  
推廣:,,,,
Copyright(C) 2006-2013 chinacen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 咨詢熱線:010-63522730  編輯QQ:1371847875
京公網安備11010602130012號 京ICP備13042652號-4 
企业管理类院校排名 沉沦在日本sm俱乐部的韩国续 中国期货配资公司 北京pk10 c新浪体育 炒股入门必读 股票融资比例 基金配资申请 交性大片欧美 新疆18选7 免费国产一级av 片 吉林十一选五 理财产品转让会亏本金 山西快乐十分 股票期权是什么意思 华阳集团是国企吗 安徽25选5